茄子视频app点击下

9月 6, 2021

by — Posted in 未分类

,最快更新玄门妖王!

突然之间,又冒出了这么一群人出来,倒是让葛羽他们毫无预料,尤其是那个留着寸头的老者,葛羽看了一眼,竟然让自己有种心惊肉跳之感,此人实力之强,由内而外的气息散发出来,让葛羽不得不防备。

两边的人马站定了脚步,那老者也眯着眼睛朝着葛羽打量了一眼,有些皮笑肉不笑的问道:“这位小兄弟眼生的很,应该不是港岛人,从大陆来的吧?”

葛羽点了点头,神色平静的说道:“不错。”

“这里的事情你们不该管,现在离开吧,我们可以放你们一马,你们也知道,邓家的那个小子作恶多端,害人不浅,如果你们继续救他的话,那就等同于是助纣为虐,看你也是个修行者,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,走吧走吧……莫要在此处逗留。”

这老者说话还算是客气,颇有一种大佬的风范。

“那邓家的小子的确是作恶多端,但是却罪不至死,即便是要死,也不能死在鬼物的手中,这样邓汝弘的冤魂到了地府,也要受到极大的惩戒,你也应该知道。”葛羽淡淡的说道。

那老者微微一笑,再次打量了葛羽一眼,笑着说道:“小兄弟,你师出何门啊?”

“小道师出玄门,尘缘真人门下弟子,道号龙炎,见过这位前辈。”葛羽一拱手道。

听到葛羽报出了名号,那老者神色一怔,他身后的那些人也都是面面相觑,脸上露出了些许慌乱之色,就连之前那个举着斩鬼幡的人脸色也是阴晴不定。

这华夏的地界上,甚至整个东南亚有华人的地区,一提起玄门的名头,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没办法,这名头太大了。

而葛羽又是玄门上一任掌教尘缘真人的弟子,那就是‘龙’字辈分的高手,这名头太吓人了。

贪吃的青春无敌美少女

沉吟了一下,那老者呵呵一笑,说道:“果真是英雄出少年,小小年纪便有这番修为,的确是出人意料,听老夫一句话,此事不要多管,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了。”

“凭什么你说让我们走,我们就走?你又是什么人?”黑小色眯着眼睛问道。

“你看起来也很不错,你又是何人?”那老者问道。

“黑爷我坐不更名站不改姓,武当山传功长老坐下大弟子黑小色是也。”黑小色直接道。

那老者再次一惊。

好嘛,这下是遇到了一帮什么人,那个是玄门龙字辈分的高手,这位竟然来头也不小,武当山传功长老的大弟子,在武当山,传功长老的修为是最厉害的一个,他的弟子肯定也不会弱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既然不想让我们插手此事,那就划出一个道道来,有理有据,能够说服我们,我们才会离开,要不然,想都不要想,不要以为你们人多,黑爷就怕了你们。”黑小色大咧咧的说道。

那老者哈哈一笑,说道:“好吧,既然你们非要知道我是谁,告诉你们也无妨,鄙人乃是一关派港岛的总舵主傅广天,幸会幸会……”

说着,那老者还朝着葛羽他们纷纷拱手。

我的妈呀……

一听到这个人报出了名号,葛羽和黑小色都是心中一沉,不由得各自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那韩寅更是吓的身子一颤,不自觉的往后倒退了几步,来到了葛羽的身边。

一关派是什么样的存在?

那可是华夏第一大邪教,它的前身是白莲教,将近两年之前,九阳花李白协同天下佛道两门,灭了一关派总舵,斩杀了总舵主白弥勒,这个一关派才算是覆灭了。

那一战异常之惨烈,无数高手为之殒命,无论是佛道两脉,都是元气大伤,五台山住持慧觉大师惨死,天下第一高手吴念心也因此殒命,这才堪堪让一关派总舵覆灭,一关派主要的几个大人物都战死。

尽管一关派总舵覆灭了,但是散落在华夏各个地方的分舵却大部分保存完整。

尤其是港岛这富庶之地,在那一场大战之中并没有受到什么波及,所以实力保存的相对完整。

如今出现在这里的这个人,竟然是一关派在港岛分舵的总舵主,管理整个港岛一关派的人马。

跟在那舵主傅广天身边的十几个人,应该都是港岛分舵的精英人物,将他们团团围住,先礼后兵,不想大动干戈,已经是给了葛羽他们莫大的面子,这要一打起来,后果就真的有些不堪设想了。

尤其是韩寅,就更加不敢招惹这样的大人物,小小的一个港岛风水师,怎么可能入得了一关派的人法眼,这可是天下第一大邪教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总舵没了,人家的实力仍旧不可小觑。

得罪了他们,岂有什么好果子吃。

这下韩寅首先就怂了,小声的跟身边的葛羽道:“师爷……这事儿我看就这么算了吧,那些钱不挣也罢,留条命总比钱金贵。”

葛羽站在那里却没有动,微微一笑,看向了那傅广天说道:“我以为是谁呢?原来是一关派的邪教余孽,你们的总舵刚刚覆灭不到两年,你们就敢出来嚣张了?”

傅广天面色微微一寒,依旧是笑着说道:“这位玄门的小兄弟,我让你走,是看在玄门的面子上,不想多生事端,如果不让你走,你觉得你能活着离开这里吗?”

“自古正邪不两立,你们一关派残害了多少江湖同门,覆灭一关派总舵一战,我们武当山折损了几十个高手,这笔账正好要找你们一关派算算呢。”黑小色也是凛然不惧道。

这二位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,要想让他们离开,恐怕有些难。

他们俩人的信条就是,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,生活就是一场战斗接着一场战斗。

“这么说,你们是不给老夫面子喽?果真不走?”傅广天的眼睛眯了起来。

“怎么,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?你以为我们怕你咋地?”黑小色当仁不让。

“好,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那就只能领教了。”说着,傅广天一挥手,身后的那十几个人顿时将他们三人给围了。